执尘年,我夏夕逝注定要与你错过(第1页)

睁开千斤重的眼睛,映入眼帘的就是白色白色还是白色。刺鼻的消毒水围绕在周围的空气中,我不禁想起爸爸……

妈妈握着我的手趴在床上睡着,紧皱着的眉头让我很心疼,每次都是我让她伤心,让她难过。妈,真的很对不起。

沙发上坐着两个帅气的男生,微微低着头,一脸的倦容,看来,他们也累了一晚。

尘年一低头,一下子惊醒了过来,慌张的寻找着我,我们四目相识,我冲他一笑,动动嘴唇:早安。

他见到我,开心的像得到糖果的孩子般倒了杯水走到我面前,左手贴在我脸上,熟悉的味道很好闻。

他轻手掠了掠我额前的发,眼里满满的都是柔情,嘴巴一张一和的轻声道“睡饱了?”

我点了点头,他慢慢的把我扶起来,身陷软软的枕头上,让人不觉得感到很舒服。接过他手上的玻璃杯,暖暖的温度刚刚好。

喝了一口润了润干燥的喉咙“我怎么了?”

“医生说你压力太大,身体经不起这个负荷,垮了。”他心疼的揉着我的发“夕逝,让你受苦了。对不起。”

我摇了摇头,望向远处高山上跳出的朝阳,它无私的将温暖洒向大地,朝阳爱着大地,无私的爱着……

“我说过,你不用说对不起。尘年,我们注定要错过对方吧。”话语并不是用疑问,而是肯定。

“夕逝,我知道,都是我的错,要不是我能快一点,我就不会……”

我捂住了他的嘴,将食指放在嘴旁‘嘘’了一声“轻点,妈妈他们都在睡觉。或许你也不是我的依赖,你不用给我什么承诺,我害怕自己会更加的失望。”

尘年不说话,坐在床沿边望着我,他黝黑光亮的眸子中透出的自责,让我不禁想伸手抚平他皱到不能在皱的眉头。

妈妈揉了揉眼睛醒了过来,看见我,便露出喜悦的目光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,握住我的那只手颤抖着,只顾着流泪一滴一滴的往下流。妈妈……

“妈,你干嘛啊,我又不是死了。”我擦拭着妈妈脸上的泪水,她眼角的几条深深浅浅的沟壑,触痛了我的脂腹。

“呵呵,妈妈是太开心了,你知道吗,你吓死妈妈了。小夕啊,妈妈已经失去你爸爸了,你可千万不要有事啊。”说着说着,妈妈的泪水又像断了线的珠子掉了下来。

我用力得点了点头“妈妈,我知道,我不会离开你的,我不会有事的。”

随之苏陌颜也醒了过来啊,他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