若他离去能让她快乐的话,那便值了(第1页)

这时,手机的在他的兜兜中微微的震动,让他的大腿一阵阵的酥麻。也将他狠狠地扯回了现实。

他拿起手机,上面的名字,让他不禁的危险的眯上了眼,随后便舒心的一笑,接起了电话。

“爸,我知道了。明天5点的飞机。”简单的几句,表明了他要离开。

连离去他都说的那么简单。如他的人,他的名字,那么的简洁干净。这回真的是尘埃落定,洗尽年华。却从未执起你的手。

外婆已经病入膏肓,因为夏夕逝,他坚决的不肯离开。无论爸爸怎么劝服,他都不曾想过要再次的离开夏夕逝。

爸爸说过,在他眼里,活着的人远比快死的人要重要。

他也是淡淡的笑一笑,没多说什么。他自己也不是一样,钱永远是第一的。当时母亲躺在病床上提着最后一口气想见他,他为了能多挣钱却迟迟未来。

现在,他呆在她的身边,带给她的只有的是痛苦。如果他的离开,能够让她快乐,他愿意。

现在他唯一能做的是,回忆着关于她的点点滴滴。

“执尘年!”远处黑暗处站着一个女孩向着执尘年走来。

高挑的身高,性感的身材,说暴露不暴露的衣服,黑色的直发随意散落在肩上,额前的发,左多右少却还是露出高傲洁白的额头。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,眼中满是看不懂的情愫。薄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。手中拿着一个黑色的包,却被捏的紧紧的。

执尘年白了一眼,自顾自的掏出了一根烟,点了起来。为什么他想静静的回忆的时候,总不给他空间呢?难道,连他一点思念的空间都要剥夺吗?

那女生走到执尘年的面前,一手揪紧了执尘年的衣领,一副怒气冲天的。

“说,为什么要回去了?”她挑着柳眉,等着他的话。

“木兮姐,想回去就回去呗,有什么理由吗?”执尘年慢悠悠吐出一口烟,一副无所谓的样子,可眼中的忧伤已经早已出卖了他。

“你这小子,当你老姐我是被骗大的?”执木兮拿着包包拍了拍执尘年的脑袋瓜。

他撇了撇嘴“没有所留念,便可以走了。”

“呵呵,夏夕逝这样一个女子,你这痴情的劲,你会放手?”执木兮放开执尘年,也抽出了一根烟,坐在树下点燃了。

“那你能放开梓豪哥?”他这个姐姐永远只想着他却从不自动说自己的伤心事。

“我不可能爱的那么自私。未来并不长,谁都意想不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