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一切,原来我一直不了解(第1页)

我静静的坐在病床上,没有说一句话。发白的嘴唇,发青消瘦的脸庞,甚是让人心疼不已的。

我的目光一直盯着床头柜上已经凉到不行的油条和豆浆。心一阵一阵的抽搐。

我扯出一丝苦笑,执尘年,我们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?

叶子霖推门而入,手中拿着开水瓶。神色并不好看,一脸纠结的看着憔悴的我。

“子霖啊,麻烦你去倒水了。都这么晚了,你们都回去吧。”夏妈妈连忙的接过叶子霖手中的开水瓶,招呼着他们回家休息。

“小夕,尘明天5点的飞机,要回法国。”这像一个定时炸弹,在我的心口一下子就炸开。

我机械般转过头,目光呆滞的看着叶子霖。笑得比哭还难看的对着叶子霖摇了摇头“不会的,他不会的……”

不会的,他不会的。他答应过我,他不会离去。为什么,为什么连这个他都要骗我?

一世的倔强,一时的倾覆。

“小夕,你想哭就哭吧。你还有凌子在身边。”安凌子坐在床沿,心疼的将蜷缩在一起的我抱在怀里。

我将脸埋进了她的怀中,没有人知道我在干嘛,只有安凌子知道,我已经哭的不行了。她的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。

他们知道,夏夕逝这样一个倔强的女子,是不会去机场送执尘年离去。她永远不会在外人面前哭泣,表现自己的软弱。

夜深人静,他们一个都不肯离去。夏妈妈真的替夏夕逝感到欣慰,认识到这么一群好朋友。

其实,他们都没有睡着,各个大眼瞪小眼的坐着,却都没有开口说一句话。却没有谁能够像我这般的颓废。

四点一刻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吸引了在座的各位,这么晚了,谁会打电话呢?他们很想问,却都没开口。一串陌生的号码,吸引着我去接起它。

“夏夕逝?”她是一个女孩,从她天籁般的美声中能感觉得出,她是多么美丽的女孩。

“嗯。”

“我叫执木兮,执尘年的姐姐。”

“执—木—兮。”我看见叶子霖震了一下,从他的表情中,我可以知道,执木兮是执尘年的姐姐。而我一直不知道有执木兮的存在……

“5点,***机场。”

“我不会去的。”我断然的回答了她。

“哈哈,夏夕逝,你到底是怎样的女孩?竟然能让尘年爱的死去活来的?母亲去世的时候,我都没看见他这般的萎靡不振。”